新万博体育网址

浩浩荡荡进北平

  “我军紧紧包围北平”——看了《人民日报》,1948年12月18日这篇头条新闻,大家坐不住了。在此之前,我们得知蒋介石企图诱使傅作义撤到江浙,为他看守江南半壁,傅作义则打算缩回绥蒙,当“西北王”。这都对我不利。我军紧紧包围北平,傅作义南逃、西遁两条路绝,只能就歼,或者投降。全国解放大业猛进一步,我们到北平办报夙愿得偿。上月还在“跑反”,本月胜利入城,形势发展之快,实在令人惊喜。

  从武安(晋冀鲁豫《人民日报》驻地)到平山(华北《人民日报》驻地),我是先遣队成员;从平山到北平,又是先遣队成员,好事都摊上了。上次坐破旧的日本六轮卡车,走走停停;这次坐崭新的美国十轮卡车,风驰电掣。一路北风迎面,笑语欢声。遇到几次敌机,我们费尽眼力才找到它们,它们大概“任务”繁忙,再无力骚扰我们车队了。

  从石家庄到北平南郊,沿平汉路东侧砂石公路趱行。这片大平原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期间,属冀中根据地。冀中人民对两次战争的贡献,几本书是写不完的。此时继续为革命尽力,不过已不是抬担架、推小车、扛云梯的战勤队伍,而是头尾衔接、一望无际的运输长龙。车如流水,人喊马嘶,这气势,逼得远处嗡嗡哀呜的敌机,不敢轻易近前窥视。北平城内即将获得解放的两百万居民要吃饭,我近百万围城大军要吃饭,几十万即将就俘或者放下武器的军队也要吃饭。冀中人民懂得,没有粮食就没有胜利,有粮食就有秩序,宁肯自己吃玉米、红薯,也把小米、白面送到北平。车把式兴高采烈,叼着烟袋,打着响鞭,不时向我们招呼:“同志,北平见!”青年人口直,半开玩笑地喊着:“你们进城啦!别忘了我们呀!”后一句话令人心颤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们的决策者确实没有忘记他们,可多少有点对不起他们呀!

  我们的前进基地是良乡。1949年1月1日成立了人民解放军北平区军事管制委员会,为主任。市委书记彭真同时在这里开始工作。新闻口各单位来的人也汇集良乡,由范长江同志率领。范当时任新华社总编辑,同来的有韦明等同志。《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华北总分社来人较多,有袁勃、马键民、张更生、李庄、李原、何燕凌等人,加上电台的同志,占了一个大院子。我们是打进城,还是开进城?这时尚在两可之中。1948年12月我军包围北平后,敌我双方开始关于和平解放问题的接触。傅作义先曾企图突围,后又梦想顽抗,迟迟不下接受和平改编的决心。1949年1月上旬,他的嫡系主力部队在新保安、张家口被歼灭,西遁路绝;1月14日中共中央主席宣布8项和平条件,给傅指出最后出路;15日我军解放天津,傅南逃路断;16日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员、政治委员罗荣桓致函傅作义,提出相当宽大的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,傅始决心接受和平改编,前后一个多月之久。在此期间,我们这群新闻兵,同解放军一样,一直进行两手准备。调查研究北平情况,学习城市政策;采访郊区恢复工作,研究进城办报方案……我们把这叫作开进城的准备。同时准备打进城:1月上旬,范长江、李庄、李千峰三人,赶到平津前线司令部(驻北平东北玉田县),同新华社第四野战军总分社(社长杨赓)商谈新闻报道分工合作事宜。决定攻城战斗和凯旋仪式由军分社报道,其余归北平分社负责。来去路上曾在第四野战军主力部队之一的40军(原四野第三纵队)司令部小住。这个部队的士气、装备、军容,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。傅作义聪明,眼看大势已去,没有孤注一掷,作困兽之斗。傅作义有功,他当年如不接受和平改编,双方百多万大军打响了,解放军即使采取种种保护人民、保护城市的措施,那伤亡,那破坏,也会十分严重的。

  为进城办报作准备,我们在长辛店、良乡两地曾经紧张采访。长辛店是早期平汉路工人运动发祥地之一,我在这里首次接触产业工人,首次访问参加过“二七罢工”、现在率先为恢复自己的工厂尽力的工人前辈,深受教育。彭真同志一再号召进城干部向老工人学习,“你不懂产业工人,就不懂现代城市。”工人、城市、敌占区……这些对我来说,都是新课题。长江同志有敏锐的“新闻鼻”,几次提醒我写一篇“卢沟桥今昔”,说:“抗日战争从这里开始,解放战争实际上在这里底定,这篇文章读者一定很关心。”我试写几次,未成。日本法西斯、反动派一直严密控制北平近郊战略要地卢沟桥,包括附近的平汉路工运发祥地长辛店,居民饱受重压,中间未闻有何可供书写的事迹;两地解放不久,也说不上有何值得一提的变化,除了某些历史资料,实在写不成现实文字。以后长江亲自试试,也发现确有困难,后以他事繁忙,只好暂时放下。我由此得一想法:采访,必须执著追求,但又不能强求。这个题目,当时即便再使两把劲儿,也不一定能写成。

  1月下旬,我们从良乡推进到颐和园近旁的青龙桥,住程家花园——程砚秋先生练功、休息之所。大家严格遵守城市纪律,真正作到不动花园内外一草一木,不逾规定范围一尺一步。程先生事后表示,他这花园历年住兵不少,像解放军这样纪律严明,过去没有见过。其实我们都是“地方干部”,只因身着军装,竟享受了解放军崇高的荣誉。附带说一句,当时青龙桥一带盛传,有一解放军炊事班长向一群大学生讲“社会发展史”,谈到“猴子变人”等道理,把许多大学生“震住了”。解放军威信之高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从1月22日起,傅作义部队开始履行协议,开赴城外接受改编。我们欢欣鼓舞,在青龙桥听主任在城外作的最后一次报告。他勉励大家振奋精神;努力工作,虚心学习,作到“一尘不染,四大皆空”。“一尘不染”——廉洁奉公,不取民间一草一木。“四大皆空”——把“接收”北平时明抢暗夺的“车子、房子、金子、女子”,统统视为“敝屣”,“让北平人看看,人是什么样子!”听报告的同志把这次讲话称作“阵前鼓动”。过去的经验证明,阵前鼓动总是记得特别牢固,执行特别坚决。

  1月31日下午,时候到了。一群新闻兵,三部大卡车,直奔西直门。城门洞开,但沙包、拒马(一种缠绕铁丝网的木制三角架,为拒敌的障碍物)还未完全撤除。岗兵有解放军战士,有还佩戴军帽徽的蒋傅军,看着我们微笑致意。据说,入城的“地方干部”,我们是第一批。车到新街口,赶上我军先头部队,证明此言不虚。万千市民涌到街头,欢迎“解放大军”。先头部队是一个师,包括第四野战军总部通令嘉奖的“秋毫无犯团”、“塔山英雄团”等著名单位。第二天出版的报纸,用了不少入城部队“英气逼人”、欢迎人群“似醉如狂”的词句。

  北平接管,最早是对一些新闻单位。2月1日,北平城内原有报纸,除公开的党报外,还照常出版。几家报纸刊出这样的标题:《接管(接收是在日本投降后的用语,我们称接管)开始范长江接管华北日报李庄接管(中央社)北平分社》。接管从新闻单位开始,当然不是说明新闻单位特别重要,但它作为传递信息、反映舆论的工具、各派政治力量总是要首先掌握的。

  《华北日报》是在北方的头号党报,社长张明炜;中央社的嘴脸谁都清楚,北平分社社长是丁履进。此二人在日本投降后来到北平,接收日本的同盟社和伪组织的《新民报》,发了横财,以后继续作恶多端,自知法网难逃,在我军围城后,乘东单简易机场上的小飞机跑了。我们分头接管时,两个单位物资如洗,人心离散,地地道道的烂摊子。

  把北平这种和平解放定为“北平方式”。很有道理。“摧毁了的反动统治,把政权完全拿到了人民手里”——经历这样一场改天换地的大革命,无大震撼,没有破坏,秩序井然,市场稳定,对国家、对人民都有大利。31日晚8时,我们到西长安街石碑胡同接管中央社,全体人员已在等候。职工花名册、设备登记簿等早巳备好。业务照常进行,不过再不印发中央社通讯稿,还在几天前,就已印发新华社通讯稿了。这就是我们提倡的“原封不动,系统接管”,对稳定人心、减少破坏大有好处。从2月2日开始,我们一面接管,一面发稿。老规矩:新华社北平分社继续担负《人民日报》北平版采通部的部分任务。

  《人民日报》北平版于1949年2月2日创刊,为中共北平市委机关报,范长江负责,在王府井大街《华北日报》原址出版。这段时间,中国有两份《人民日报》,因华北局机关报《人民日报》还在河北平山出版。3月15日,华北《人民日报》移到北平,《人民日报》北平版终刊,同时出版《北平解放报》,后者在《北平日报》原址出版。《北平日报》是《华北日报》的兄弟版,极为反动,出于工作安排的考虑,2月26日才将其接管。我参加了接管工作。

  2月3日,解放军举行入城式。这是名副其实的凯旋。有人估计,北平两百多万人,一半以上参加了这次盛典,都是自发上街的。上午十时开始,三辆装甲车开路,载有、朱德大幅画像的彩车和军乐车先导,依次为摩托化步兵、装备各式坦克的装甲兵、摩托化炮兵、轻骑兵和步兵。先头部队已经越南城、东城、北城、西城绕出和平门,后卫部队还未从永定门入城。部队之多,军容之盛,装备之好,兵种之全,经历过几个朝代大世面的北平人,都说从未见过。蒋介石把美国给的最先进武器(除了)运到东北,现在由解放军拿来让北平人一饱眼福。有的老年人一面点头,一面摇头:“哎呀呀!这些坦克大炮砸到北平城里,还不成了一锅粥!”

  北平未成一锅粥,除了解放军的大炮、的政策两个决定条件,傅作义将军的最后决断也有一份功劳。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,傅任水利部长,有些人不服,说:“这是早革命不如晚革命,晚革命不如不革命,不革命不如反革命。”同志作报告,批评上述看法,说,傅作义确实欠了人民的债,可他最后开了北平城门。开城命令,毛主席都下不了,朱总司令也下不了,只有傅作义下得了,这个功劳就不小嘛!几句话,说得大家心服口服。

  凯旋队伍入永定门,进前门,经东交民巷,走崇文门大街,奔东单、至东四……从和平门出城,行程约六十公里。东交民巷街道不宽,为什么要走此地?这里有点“学问”。从清朝末年开始,它就成了中国境内的“外国地界”,中国武装得离它远远的。义和团没能打进去,八旗兵、北洋兵、兵不敢开进去。英国长期是在华帝国主义的统领,它的使馆门前长年放置两门铁炮,昂头傲视,象征帝国主义不可侵犯的权威。解放军不听这一套,偏要破破这个权威。坦克滚滚,炮车辚辚,震得街旁古老楼房都在抖动。英国使馆的主人倒也见机,把雄踞百年的铁炮悄悄移走,大门紧紧闭上,派一些馆员,换了衣服,杂在街头人群中,收集他们认为重要的情报。

上一篇:晓别_诗词_百度汉语

下一篇:没有了